扬州旅游网

您的位置:旅游信息 >> 美发还需要“扬州传统”吗?

美发还需要“扬州传统”吗?

1970-1-1 08:00 |来自: [db:来源]|作者:qiuyu |查看: 1294次 评论: 0


    上海的美容美发业与扬州有着难舍的血脉关系,扬州人在上海美容美发业取得的成就令人瞩目。日前,记者赴上海,与这些扬州籍上海理发名师探讨了扬州“理发刀”的现实与未来——
    上海30万美容美发从业人员中60%来自扬州;上海3家国有名店2家掌门人是扬州人;上海著名美容美发连锁品牌“永琪美发”,7年内从1家扩展到100家,其缔造者就是扬州高邮人……这组数据显示,上海贵为中国时尚之都,但代表着国内最高水准的美容美发行业,却与“扬州理发刀”有着割不断的血脉关系。
    面对如何振兴“扬州理发刀”,这些扬州籍的上海理发名师发出了另外一种声音。
    “少了看家活,扬州理发刀和安徽理发刀还有区别吗?”
    2006年7月10日。一场暴雨之后,空气变得凉爽。上海美发界泰斗级人物张学明在静安区家中接受了记者采访。年过8旬的张学明精神矍铄,书房的一角陈列着他所获得的所有荣誉,写字台上静静地躺着几本最新的国际美容美发杂志。
    张学明14岁就离开邗江泰安老家来到上海,师从扬州师傅学习理发。上世纪60年代他已成为浦江两岸美发界的风云人物,和同样来自扬州的蔡万江、刘瑞卿、黄家宝并称为当时上海美发界的“四大名旦”。
    张学明表示,扬州理发刀的精髓在于扎实的基本功。传统的扬州理发绝活中有一项是刮面,“老一辈人有‘七十二刀半’的说法,完整地刮完一张脸需要刮七十二刀,最后半刀是轻刮一下鼻梁上的汗毛,作为收尾。”
    现在,这些传统扬州理发技艺无论在扬州还是上海都已逐渐被人遗忘,现在的美容美发师可能在设计发型方面更加时尚,但老一代的理发师具备的中医按摩的身手和扎实的基本功却没有得到继承。“少了看家活,扬州理发刀和安徽理发刀还有区别吗?”张学明有些遗憾。
    与此对应的是,世界发型设计师学会总裁森默先生在访问上海时说了这么一句话:“中国的发型师中只是有好的造型师,没有好的设计师。中国发型师的作品太西方化了,他们需要自己的元素。”
    “如果要靠政策保护才能生存,老字号就失去存在的意义了。”
    上海华安美发店是一家拥有85年历史的老字号理发店,和扬州紫罗兰一样走过由盛转衰的道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华安与南京、新新、沪江等老字号国有美发店并称上海滩四大名店,就像当时扬州的紫罗兰一样,各自引领着一个城市的时尚潮流。用华安一名老职工的话说,“当时上海滩有头有脸的人物谁不到华安来做头?”
    上世纪90年代,一切发生了改变。当时,上海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各种新兴的美发美容店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让原来风光八面的名店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
    不过华安挺了下来,目前华安是上海发展最好的老牌美容美发店,每月单店营业额就在160万元左右。而带领华安完成“凤凰涅  ”的就是扬州理发师董元明。
    “华安最大财富是拥有名师4名,技师7名,高级工15名,这是那些新潮时尚店都没有的。”董元明说,华安选择了走经典路线,“在华安剪一个头不便宜,六七十块,和上海一些走国际时尚路线的形象设计中心的价格相差不多,我们顾客主要定位在40岁以上、追求品质的高端消费群。”
    在获悉扬州紫罗兰面临困境后,董元明说,要振兴老字号关键在于主动去迎接市场、寻找市场。“如果老字号要靠政策保护才能继续生存,那么它们存在的意义也就失去了,接受市场优胜劣汰的规律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上海原来有很多著名品牌,比如永久自行车、凤凰自行车,现在它们都没落了,但对于整个行业发展并未造成影响。”董元明看好的是扬州年轻一代的企业经营者,“也许现在能代表扬州的不是紫罗兰而是天姿和酷,它们更有进取心。”
    “在当今市场下,扬州理发刀传统技术有什么经济价值?”
    30岁的王勇1991年从扬州高邮来到上海,1994年王勇开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家美发店,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后,1999年他创立了自己的品牌:永琪美容美发,从此开始了连锁扩张之路,7年后永琪美容美发突破100家连锁加盟店,其员工达到6000人。
    王勇坦率地表示对“扬州理发刀”不太认同,“你先告诉我,在当今市场下,扬州理发刀传统技术有什么经济价值?”
    “扬州理发刀在历史上两次达荣耀的最高点,一次是清朝,依托于繁荣的盐商经济,经济的发展推动了理发技艺的提高,扬州理发师傅的刮面绝技赢得了乾隆皇帝御赐一品刀的殊荣。但如今,刮面等传统绝技已经没有太大市场,大城市的美容美发业已经开始给客人提供个性发型设计、整体形象包装、交流时尚资讯等方面服务;另外一次是解放前,大量扬州理发师傅迫于生计纷纷到上海谋生,凭借着自己的刻苦耐劳,并依托上海这个大平台,把美发技术推向一个新的高度,这和扬州本土没有太大的关系。”王勇认为,“扬州理发刀的荣耀已经属于过去,光去念叨这些是非常阿Q的。”
    王勇表示,决定一个地方美容美发水平高低的,不是历史而是现实。“目前永琪有7000名员工,挑选员工时,我不会刻意选择扬州的,关键还是看自身的技艺、素质。”
    “对于扬州企业来说,这块大蛋糕只吃了一小块就被扔掉了。”
    中国美容美发行业协会副会长、上海美容美发行业协会会长黎家信是上海美容美发界的又一个传奇。黎家信16岁怀揣5元钱离开仪征老家到上海学徒,迅速成为上海最有名的理发师,他曾担任新新美容美发城的老总,果断变革让这个濒临倒闭的老字号焕发第二春,后来他又出任上海国际足球俱乐部总经理。黎家信退出足球圈后,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里是以自己的名字打造的一个美容美发品牌培训学校。
    在黎家信看来,扬州理发刀的影响力随着时间推移正在逐渐变弱。“人们越来越难说清楚如今扬州理发刀到底代表了什么。扬州拥有这么好的资源,但缺少整体包装、整合开发的理念。扬州虽然是理发刀之乡,过去依靠的是理发人才的劳务输出,这是整个产业链中最低的一个环节。”
    黎家信说,在美容美发的产业链中,“理发刀”的上下游产品几乎没有“扬州制造”。他拿起一把理发剪说,“扬州没有一家企业依托三把刀这个文化品牌衍生出自己的产品。扬州师傅用的洗护化妆品多为广东制造的,而好一点的理发剪往往都是进口的。对于扬州企业来说,这块大蛋糕只吃了一小块就被扔掉了。”               (见习记者   潘晖   记者  金春华)

扬州酒店推荐

扬州瘦西湖温泉+瘦西湖套票 团购218元  原价308
扬州瘦西湖温泉+个园套票 团购158元  原价233
扬州瘦西湖温泉+大明寺套票 团购143元  原价218
佰客快捷酒店 团购79元  原价179
回顶部
收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