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旅游网

您的位置:旅游信息 >> 最新考证:“吴道台宅第”其实是“藩台府”

最新考证:“吴道台宅第”其实是“藩台府”

1970-1-1 08:00 |来自: [db:来源]|作者:qiuyu |查看: 628次 评论: 0


    昨天,由我市文化老人83岁的蒋孝达先生历时一个多月整理、标点的《吴引孙自述年谱》终于完成,“年谱”第一次向人们揭示了一个真实的“吴道台”。而更为重要的是,经考证发现,吴引孙当年建成宅地的时候,已经不再是“道台”而已升任“藩台”———

    吴引孙是清末扬州籍的达官显贵之一,由他亲手建起的浙派风格吴道台宅第已成为扬州古运河畔的著名景点。吴引孙一生如何?这座深宅大院内又珍藏着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昨天,我市文化老人83岁蒋孝达先生整理、标点的《吴引孙自述年谱》刚刚完成后,记者即赶赴其位于老城区小羊肉巷的家中,在采访中蒋孝达先生指出,“吴道台宅第”可以升级“藩台府”了,因为从考证资料来看,吴引孙建成宅地的时候已经升任新疆布政使,是“藩台”了。
      蒋孝达精心校点《自述年谱》
    据蒋孝达先生介绍,这本由吴引孙自己撰写的年谱,原本是写在红格十行稿纸上的草稿,今珍藏上海图书馆,原本共68页。年谱全文5万字,起始于清咸丰元年(1851年),止于民国九年(1920年),在年谱正文前,尚有三段,撰有吴氏家族源流大略。完稿不久,吴即病逝于上海。
    为了实物与文字对照,在整理文稿期间,蒋孝达曾三次去吴道台宅第查证。并翻阅大量古典文献工具书,如《明清进士题名碑录索引》、《清代职官年表》、《历代官制、兵制、科举制表释》等。蒋孝达说,由于年代久远,年谱大半字迹潦草,加之多处增删涂改,一再勾画,致解读十分困难。根据手稿复印件进行整理,就更增加了难度。
    除了查阅大量文史资料外,蒋先生还向吴引孙后人求证。如光绪三十二年有征铸诞生的记载,至宣统元年,又见“启贤媳生男,学名征铸”,前后出现两个征铸,令人不解。后来,他向吴敬持先生请教,方知后一征铸系“征鉴”之误,即据此订正。
    蒋孝达能够校点吴引孙“往事”,与老人深厚的才识、阅历分不开的。1924年出生的这位老扬州,系原中央大学高材生。1979年,受聘到广陵古籍刻印社从事古籍的编辑整理工作,从此常年与雕版古籍打交道。令人瞩目的是,1983年和1984年,8卷本《明代版刻综录》和25万多字的《中国丛书综录补正》两本工具书,在他的精心校订编辑下出版了。特别是《中国丛书综录补正》,他付出了极大心血。他负责整理编辑的《礼记正义校勘记》(线装本),荣获1988年-1991年全国古籍优秀图书一等奖。此次,他整理、标点《吴引孙自述年谱》,也是受吴氏姻亲周世恩先生所托才完成的。
    年谱“复原”一个真实的“吴道台”
    自述年谱是研究吴引孙的第一手珍贵资料。通过整理、研读自述年谱后,一个丰满的有血有肉的“吴道台”形象站立在蒋孝达面前。
    经过认真研究,蒋先生对吴引孙给予高度评价。吴引孙为人正直严肃、长期在官场生存,却没有染上当时官场中的讨小老婆、抽鸦片烟等通病,这在当时官场极为少见。吴引孙肯为老百姓做事,年谱中有9处记载他为百姓救灾、赈灾的故事。此外,吴引孙到新疆任“藩台”,勇于揭发贪赃的上司,并上报清廷,使贪官受到处分。对辛亥革命,作为清廷官员,吴引孙并没有由于革命毁了前程而心生怨恨,而是平静接受这一现实,从浙江回到上海而终其一生。
    “吴道台宅第”可以升级
    不过,在整理年谱过程中,蒋孝达对现在“吴道台宅第”的称法表示有误。蒋孝达说,由于吴引孙多年在浙江任宁绍台道道员,人们便称他的宅第为“吴道台宅第”。从年谱中来看,这所豪宅建成于光绪二十九年(1903),当时吴氏已升任新疆布政使,应该是“藩台”了。后来吴氏于光绪三十一年还一度署理过新疆巡抚,他在清王朝的最后官职是浙江布政使,并在宣统二年获赏头品顶戴。
    因此对吴引孙生前的职衔最准确的称呼应是“头品顶戴,浙江布政使”,而不是“浙江宁绍台道道员”。所以,把这座华宅称为“吴道台宅第”,并在轿厅廊庑陈设了道台的衔牌执事,显然与主人的身份不符。
    考证可以提升老宅吸引力
      此外,在整理年谱过程中,蒋孝达也产生了一些疑惑。
    疑惑之一:吴引孙为何要当“海上寓公”?当初,吴氏兴致勃勃地修建这所宅第后,还造了一座规模宏伟的藏书楼(测海楼),其目的分明是为将来致仕以后,荣归故里安度晚年所享用,那么在清室覆亡,本人丢官以后,他却为何去当个“海上寓公”?尽管在年谱里也流露过“拟携眷回里,上海殊不易久居也”的嗟叹,却始终没有迁回。偌大的邸宅,一直留给二女儿居住。
    疑惑之二:“传胪”金字匾额错位了?吴引孙在建房之初,曾有与三弟筠孙合用的拟议,可是当筠孙死后,弟妇卖掉了上海的住房,要带儿孙们回扬定居,却被拒诸门外,不得不去东关街赁屋居住。这个事实正好说明吴筠孙并非这所宅第的主人,因而门堂内悬挂着属于筠孙的“传胪”金字匾额便又该算是挂错了。
    疑惑之三:测海楼楼藏书可观,年谱中为何只提及佛经?当初精心建造测海楼,应是出于吴氏爱书的嗜好,测海楼庋藏了为数可观的善本典籍,可是年谱中仅能看到“余自辛丑春,每日诵《金刚经》、《心经》、《觉世经》、《感应篇》、《阴骘文》等各一遍,迄今已十六年矣。”除此以外,只在宣统元年记有“编纂书目,间涉猎地理各书”寥寥数字,其他再也见不到阅读何种学术著作的记载,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吴引孙自述年谱,属于第一手资料,它不仅记述了谱主的一生经历,同时也如实地反映了清末民初扬州及外地这一段变革年代的历史状况,蕴藏着众多的史料,对扬州近代文化资源是一个重要的补充。而蒋孝达关于“吴道台宅第”可以升格为“藩台府”等诸多考证成果,无疑对提升这所老宅的整体价值和吸引力将有着重要意义。(实习生 王芳 记者 葛星明)

扬州酒店推荐

扬州瘦西湖温泉+瘦西湖套票 团购218元  原价308
扬州瘦西湖温泉+个园套票 团购158元  原价233
扬州瘦西湖温泉+大明寺套票 团购143元  原价218
佰客快捷酒店 团购79元  原价179
回顶部
收缩